[]

一路上頂著各路審視的目光,鹿正康一臉正氣凜然,也有認識的老師們過來調侃兩句,但鹿某人隻是說自己是在送身體不適的女同學回寢休息,他們之間是純潔的社會主義接班人互幫互助團結友愛的同袍關係。

“你就不能用背的,一定要抱著嗎?”曆史老師笑著搖頭,他是一個黝黑乾瘦的中年男人,笑起來憨厚樸實,既是老學究,又有鄉土氣質。

“報告老師,我就是想抱著她。”

“小屁孩,說這麼不要臉的話還理直氣壯的,快點走,彆被教導主任和你班主任看到,不然有你好果子吃。”工程老師在一旁打趣,這是一個鬍鬚茂密的胖子,語氣嚴肅,但臉上全是油乎乎毛茸茸的壞笑。

“謝謝老師,老師再見。”鹿正康與自己的幾位老師們擦肩而過,縮在肩頭的蘇湘離紅著臉探出腦袋,也對這幫不板正的老傢夥們說了一句“老師好。”

偷偷看著他們走遠了,蘇湘離心裡緊繃的情緒也放鬆下來,猛地一口叼住鹿正康的脖子。

“哇,你屬狗噠?”鹿正康又在裝模作樣,心裡想著,蘇湘離那一口好牙估計能留下一圈規整的印子,再用圓珠筆在印記裡畫上時針分針,那就是一塊表了。

蘇湘離呸呸呸地吐了一會兒,“鹹的。”

“那是,可不能讓你嚐到甜頭。”

到了十二公寓門前,蘇湘離輕快地跳下來,“等我一下哦。”說完話,她忽悠悠地轉過身去,躥進樓裡,完全看不出身體不適的模樣。

鹿正康抬頭望天,雲清日朗,普照萬籟,端午,已經是夏天了,五月,古時候又稱鬱蒸,宋代鄭剛中有詩曰:“春晚鬱蒸如溽暑,朝來蕭颯似清秋。”早晚時候還有些舒適的小風能吹拂胸懷,到正午,陽光灼人,濕度居高不下,氣壓又低,果真似在蒸籠裡一樣煎熬,大家穿著短袖還嫌不夠利索。

鹿正康在宿舍前的一顆碩大樟樹下找了石凳坐好,夏日雖炎熱,但林蔭裡的石墩子還是涼得凍屁股舒坦。

現在已經是初二下學期了,仔細想來在這個學校裡已經待了兩年,再有一年,就得離開這裡,而說實話,他還冇有好好逛遍這偌大的校區,實在是走不完,也冇空走。

唉,好久冇有回家了,這破學校一週到頭冇個休息時間,上次回家是五一勞動節。

手機震動了一下,鹿正康仰著頭欣賞樟樹茂密的樹冠,不想把手機舉起來,於是從口袋取出一枚藍牙耳機塞進耳孔。

手機智慧操作係統發出嘟的一聲,平靜的電子合成音敘述道:“您有一封未讀郵件。”

鹿正康雙手抱胸,“朗讀。”

“發件人:孫盛,備註:二妹,”鹿正康聽著,露出微笑,居然是一封家書,還以為是廣告呢,這裡的廣告特指科技公司的調查問卷和產品推送等等,不會有什麼奇怪的東西。

二妹很穩重,也很矜持,不常發郵件給他,今天倒是難得了。

“哥哥,我和妹妹都很想你,家裡出事情了。爸爸媽媽大吵了一架,你要是有空的話,趕緊回來一趟吧。”電子聲的發音平仄準確而冇有起伏。

陽光穿過濃密樹冠的點滴縫隙,讓鹿正康的眼球刺痛了一下,他猛地站起來,閉上眼,揉了揉眼皮,心裡躥出一股難言的煩躁。

鹿正康望瞭望十二公寓的樓,一塊塊碩大的玻璃被窗簾遮擋,也有未曾拉上窗簾的,能看到無光的室內,晾衣杆上掛著衣褲,靜默在玻璃的反光後,冇有室外燥鬱的暖風去動搖它們。

看不到蘇湘離,也罷。

鹿正康按了按耳機,“給蘇湘離發郵件。”

“郵件創建完成,收件人:蘇湘離,備註:蘇蘇。請輸入正文。”

“我有些事情要忙,你在寢室好好休息吧,下午可能不去上課了,得回家一趟,你練芭蕾不要太拚。”他走到路邊,取一輛代步車,朝教學樓趕去,“拚寫檢查,發送郵件。”

“郵件已發送。”

鹿正康摘下耳機。

找到班主任的時候,她正在辦公室與一群老師一起吃飯,大人們很懶,他們商量好輪流帶飯,這樣就可以舒舒服服待在恒溫恒濕的空調房裡,坐等吃飯。假如他們在宿舍,那麼可以直接叫食堂的機器人送餐,更加方便。

所以,辦公室裡正瀰漫著食物的香味,以及溫暖閒適的氛圍,甚至讓鹿正康的饑腸都有些蠢蠢欲動。

“魏老師,我想請一天假。”

“為什麼?”班主任嚥下嘴裡的小肉包,用她薑黃的眼神盯著鹿正康,少年能注意到這個婦女嘴唇上的油光,她的誇張大波浪還是那麼誇張,現在看著像是一隻剛剛沾了油葷的獅子,甩著鬃毛,煩躁地盯著打擾她的小狼。

“家裡出了點事。”

“讓你爸媽給我打電話。”

“事情就是出在他們身上。”

辦公室裡的進食還在有條不紊地進行,那種食物的芬芳,以及家庭聚餐的溫馨氣氛讓鹿正康愈發煩躁,而班主任也愈發煩躁。

“說清楚一點,到底是什麼事情,一般來說是不讓離校的。彆看你自己成績好就覺得可以不在乎學校規定,離校這種事情上不能鬆口,就是一刀切。”

鹿正康一臉陰鬱,家醜不可外揚,他如何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自己父母吵架的醜聞呢?

班主任擺擺手,“冇什麼事情就回去吧,吃飯了冇?冇吃趕緊去。”

鹿正康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可以支配自習時間,卻不能請下一天的假期。

“魏老師,半天也行,我明天早上還能回來。”鹿正康露出笑容,那種討好的,頑皮的笑。

班主任又吃了一個肉包,多少緩解了她的燥鬱,“你回家能做什麼?聽你說是家長鬨矛盾了吧?我把你視頻權限打開,你給家裡通個電話就行了。”

鹿正康依舊笑著,“老師,那今天我生日,想請一個晚自習。”

“生日假期也是不能離校的,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冇事。”

“真的有事就說,我打電話給你家長問問怎麼樣?”

“彆,不麻煩您了。”

“自己注意點,有困難再找我,你去吧。”

“打擾了,老師再見。”

鹿正康快步往寢室趕,皺著眉,下樓時摸出手機,看到蘇湘離發來一封郵件。

11:31“蘇湘離:( ̄e(# ̄)☆o( ̄皿 ̄///)”

11:31“鹿正康:對不起,我要回寢室一趟。晚自習請假。下午還是上課,你練完芭蕾還是去保健室找我。”

蘇湘離收起手機,很失落地站在宿舍樓前,左手還捧著一個陶瓷飯盒,這裡麵裝著她昨晚做好的紅豆奶昔,放在冰箱裡冷藏,夏天喝一定愜意極了,宿舍條件有限,準備材料就花了兩天,她已經很儘力了,這是給鹿正康慶生用的,算是一個驚喜。

但現在,無法驚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