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2091年6月21日,星期四,五月初五,夏至,端午節。

鹿正康的十四歲生日,雖說他不過生日,但今天還是有特殊的紀念意義的,十四歲,就不算小孩了,乃至連青少年模式都會對你有所放鬆,能在網上看到更多資訊,甚至可以參加國家標準心理測評考,以申請更大的資訊自由權和普及權。

這些的確彌足珍貴。以至於,每箇中國公民對自己的十四週歲生日都非常看重,這已經是一項傳統了。

生日在週末的同學們當然可以享受一個熱鬨的宴會,不過生日趕在上學時間就很尷尬,寧湖中學規定,十四歲生日的學生可以請假一個晚自習,用來給自己慶生。雖然不知道隻有一個人的慶生有什麼意義就是了。

鹿正康仍舊不覺得今天有什麼特殊的,無非是端午節可以吃粽子,有些地方的人,每天吃粽子,但大多數中國人,一年到頭可能也就端午節纔會想起來要品嚐一下這種古老的糯米食物。

今日食堂特供各種餡料的粽子,一隻四兩,每人限領兩隻。

在前往食堂的路上,鹿正康一邊走路,一邊手裡捧著平板看莫言的短篇小說,十四歲過了,他終於能光明正大的在網上搜尋到這類高深文學,購買這樣一本短篇全集電子版,要四十元,學生看書能打三折,很實在。

百無聊賴一心吃飯的蘇湘離圍著鹿正康轉圈圈,她嘴裡不斷嘀咕著,“吃粽子,是對煮的背叛,但粽子好香,我就吃兩隻,明天是聖日,今天是小鹿的生日,這麼說來,今天歸他管咯,”她打定主意了,猛地一拍鹿正康的脊背,“喂,壞蛋,給你一個展現自己美食天賦的機會,說說看哪種粽子好吃啊。”

鹿正康被蘇湘離的一巴掌差點打出魂來,不過他畢竟是鐵骨錚錚的硬漢,頂住了這來自女朋友的致命掌力,他把電子書放回揹包,一番毫無科學根據的深思熟慮後,開始瞎掰:“你看,說起粽子,咱們是不是就想起屈原,想起屈原,是不是就想起汨羅江,想起汨羅江,是不是就想起了江魚?”

蘇湘離恍然大悟,“所以我們要吃鹹魚餡兒的?”

“不,我還冇說完,想起江魚,是不是就想起魚蝦吞吃屈原的屍體?”

“噫,好噁心。”

“後麵還有呢,想起魚蝦吃屈原,是不是就想起百姓劃船投放粽子好讓魚兒放過屈原?”

“有道理,所以到底吃什麼餡兒呢?”

“答案已經出來了,我們應該吃粽子餡兒的粽子。”鹿正康一臉堅定,“我的推論是不會有錯的。”

蘇湘離花了兩秒鐘才反應過來,這短短的兩秒時間,她的表情都落在鹿正康的眼裡,從恍然大悟,到懷疑,到震驚識破,每一種都特彆有趣。

鹿正康巧妙而不失禮貌地取出手機,光速拍照,將最後一幀驚呆表情記錄下來。

蘇湘離猛地撲過來,“快刪掉!”

鹿正康眼睜睜看著蘇湘離這一下飛過來,都說什麼櫻花落下的秒速五厘米,但蘇湘離這一記縱躍虎撲,秒速得有五公裡,反正等他回過神來,懷裡已經抱著一個女孩了。

鹿正康把手機舉起來,免得被蘇湘離撞飛,這位芭蕾姑娘也長大了,不再如當年那樣輕盈如浮羽,雖然說不上沉,但也是很有分量,鹿正康一手摟著還是頗有些吃力,蘇湘離環抱住他的脖頸,又伸腿盤在他的腰肢,死命一箍,差點冇把鹿正康從這個美麗的世界當場帶走。

“我這就刪!咳咳,饒命啊!”鹿正康裝模作樣的,但冇有把蘇湘離騙到,她隻是略放鬆,把下巴搭在鹿正康的肩頭,骨骼的堅實觸感透過皮膚,將他硌得發疼。

鹿正康不曾設想過這樣的場麵,但他還是很真切地嗅查到了蘇湘離的存在感。

這周圍,人來人往的,有男人有女人,有大人有學生,還有不是人的機器,他們都在盯著鹿正康二人。

柏楓停下步子,鄒家齊也一臉緊張地站定不動,“怎麼了?”

班長望著前方樹蔭下的青蔥少年,背影的男孩舉著手機,女孩縮在他的懷中,露出安適的臉頰,其實要是換一個場景,比如什麼抗洪救災的現場,那就是英雄救美,然後高高舉起手機找信號,這麼想來還是很感人的,但現在是在學校,大庭廣眾之下,所以是當眾違反校規。

鄒家齊順著柏楓的目光望去,“咦,鹿大情聖。哇,好大的膽子啊,絕對要吃處分的。”

柏楓一臉陶醉地吟誦道:“弄梅騎竹嬉遊日,門戶初相識。未能羞澀但嬌癡,卻立風前散發襯凝脂。”

鄒家齊聽得嚮往不已,“班長,你懂的真多。”

“還行吧。”柏楓發了詩興後就又一次冷漠下來,自顧自往食堂走去。

鹿正康拍了拍蘇湘離的脊背,“下來了,這麼多人看著呢。”

“不行,我要你抱著我走到食堂。”

“哇,你現在好不要臉,而且又笨又肥的,像一隻小豬似的。”

“讓我下來也行,你猜猜看我現在想吃什麼餡兒的粽子。”

鹿正康一臉無語,他發現蘇湘離完全低估了鹿某人的臉皮厚度,反正是一起丟人,他是半點都不怕的。

他把手機揣進兜裡,舒舒服服的摟住蘇湘離。

“喂,你倒是快點猜啊。”

“不想猜,倒是你來猜猜我想的是什麼。”

“你想吃紅豆餡兒的粽子?”

“什麼啊,我冇問粽子,我想的是你啊。”

蘇湘離哇地叫起來,“d區。你這人好噁心啊。哈哈,唉喲!”她突然痛呼起來,鹿正康感到她的身軀放鬆下來,雙手很是無力地垂落,鹿正康抱緊她,免得滑落。

“怎麼了?”

“肚子疼。”

鹿正康哦了一聲,“那你彆鬆手,我帶你去食堂。”

“不想吃飯,我想去宿舍休息一下。”

“飯還是得吃……”

“不要,吃不下。”

“那好吧。”

鹿正康歎了一口氣,抱著蘇湘離,卻看不到她臉上作弄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