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墳的最終一戰發生在浸水的大廳中,在高台上,水底下,一**的骷髏,諾德屍鬼,無法安息的屍鬼,他們中脆弱者隻需一推就能擠垮,強大者會使用寒霜法術,身著黑檀的甲具,乃至某些屍鬼會使用龍吼,當它們聚集起來,接二連三地發出殘缺的【不卸之力】時,狂猛的氣團把這個寧靜死寂的墳塋化作深海的漩渦。

“洛達!”

“洛達!”

任何人都不必妄想在此地站穩,氣流如刀,能將人的盔甲撕裂,皮肉削割。若不是這些屍鬼不會代表力量的【伏斯】,否則鹿正康現在未著甲的狀態絕對會被打成肉泥,哪怕是一個金子造的雕像過來也不可能抵擋這麼多的龍吼!

鹿正康在震耳欲聾的鬼嘯裡,頭暈腦脹,渾身如刀砍針刺一般劇痛,他在潮水一般的吼聲裡獰笑著,大嚎道:“神甲、神兵、神力!”

自創吐目——天神下凡!

巨魔人本就高大的身軀陡然膨脹起來,身上被吹成破布的衣物爆裂,魔能洶湧,化作一套純白的厚重盔甲以及一柄雙手巨斧,鹿正康攥住虛幻而散發濃烈光芒的巨斧,在狂風中屹立不倒。

那一個個屍鬼排成半圈,似乎察覺到生者暴漲的力量,頓時開始瘋狂發吼,整座古墳都在顫抖,地表的伊瓦斯泰德鎮,所有人都被恐怖的鬼哭與震動嚇得跑出了屋子,老闆娘在街上大喊,“古墳裡的屍鬼出來了!有人去古墳,現在屍鬼要出來殺人了!快跑!”

衛兵們急忙維持秩序,諾德男人們回家取出武器,自發在街道上開始巡邏,一部分帶著小孩與老人先逃,其餘人打算留在此地,與可能出現的屍鬼決死。

鬼嘯中一道雷霆怒吼格外清晰,隱約傳來神甲、神兵、神力三個詞,叫不知真相的眾人麵麵相覷。

鹿正康腳踏地麵,一步步朝屍鬼的包圍圈走去,稍不留神就會被吹飛,他走得很慢,也很穩。

心力在這樣的重壓下快速回覆,馬上就能發出第二個吼聲。

靠近屍鬼,揮動巨斧,一掃就是一片,黑檀的裝甲保護這些屍鬼不受砍傷,可無法把恐怖的震盪完全消減,屍鬼乾枯的軀體被打成齏粉。

繼續,鹿正康扭頭,朝著右手邊的屍鬼們大吼;“伏斯——洛達!”

轟——!!!

石破天驚一般的聲浪裡,大殿的穹頂裂開一道縫隙,基亞湖的湖水轟然衝入,化作數條瀑布,被氣團擦中一點的屍鬼全都飛出,正中龍吼的那些屍鬼,在半空中一點點化作飛灰,連盔甲都扭曲變形。

所有雜兵清理完畢,最高處的棺蓋被一雙枯瘦的手臂推開。

一位穿花紋黑檀甲的屍鬼霸主一點點坐起來,扭頭打量鹿正康,臉上的皮膚收緊,露出一個恐怖的笑容,他用嘶啞的龍語說道:“外來者,打擾吾之安眠,汝將受永恒之痛苦!”

鹿正康二話不說,衝過去就是一斧子。

屍鬼霸主抬起手中黑檀長刀,一手抓著柄,一手抵著刀背,斧刃與刀刃相撞,屍鬼霸主巋然不動,然而座下黑鐵棺槨鏗然扭曲。

霸主眼中鬼火幽幽,“祖——哈維克!”龍吼:繳械!

氣浪吹來,鹿正康手中神兵巨斧炸碎成原始魔能,他也不慌,伸手攥住屍鬼的長刀,狠命一掰,折斷腕骨,將刀鋒反轉,衝著屍鬼霸主的脖頸削去。

黑檀武器表麵有漂亮的天然花紋,此時幽幽閃爍起來,竟然是一套附魔,屍鬼霸主獰惡一笑,身體後仰讓過刀刃,再將長刀一抽,鋒利的刀刃割破巨魔人的手掌,旋即一股魔能湧出,欲將鹿正康拉入麻痹的狀態。

鹿正康看這屍鬼笑得開心,神甲頭盔下也露齣戲謔的笑意,附魔紋身——法術抗性。

黑檀刀上的附魔冇能將鹿正康麻痹,屍鬼霸主也是一驚,隨即,鹿正康一手依舊攥著刀,另一手卻鎖住屍鬼的肩膀。

巨魔人張開嘴,輕輕念出幾個諾德詞彙,每說一個字,大殿裡的氣溫就增高一分。

“太陽、灼魂、烈焰!”

自創吐目——焚雲之息。

吼!!!

下一秒,一道金色的粒子噴流將屍鬼霸主的腦袋淹冇,濃烈的火焰元素與生命魔能將造成非常恐怖扭曲形燒傷,對生者來說,被噴中的部位將會瘋狂融化並隨意再生,最後哪怕是在火焰裡生還,也會在畸形病變下痛苦死亡。而對亡靈來說,更加恐怖,這是能將屍體、死靈通通焚化的招數。

屍鬼霸主的黑檀頭盔一點點融化,露出無聲慘叫的臉龐,死命掙紮也無法擺脫鹿正康鐵箍般的手掌,終究是皮肉消解,魂魄焚燒而逝。

鹿正康的吐息隻持續了四秒,原本傲慢的屍鬼霸主就隻剩下一堆鐵水與灰燼了。

“呼,呼……”心力劇烈波動的感覺很不好受,鹿正康坐在地上休息了一會兒。

現在的他完全有資格同巨龍對噴,哪裡會被區區一個屍鬼難住。

總算,清理乾淨了。

大殿儘頭有吊橋與機關門,打破石門後來到一個新的大廳,高台上有一麵威嚴的內弧形龍語牆。

鹿正康知道龍裔可以從牆上學到新的龍語,他不是龍裔,就隻能看看內容。

“此處長眠海勒之軀,

“所有野獸的夥伴。

“吉內的仆人祝願她尋得永恒。

“安憩於夢境之林。”

鹿正康想了想,在龍語牆前的地麵上刻字。

“嘉爾娜?酷者之子,巨魔之魂的駕馭者,冬堡的美食家,龍吼的掌握者,擊敗此處所有不甘的屍體,將安息賜予死者,將安寧賜予生者。”

……

伊瓦斯泰德的人們度過惴惴的一晚,覆爐古墳安靜下來,幾周後人們發現基亞湖水位下降了一些。

淩晨的酒館裡,老闆夫妻見到了巨魔人,他還是穿著舒適得體的麻布衣衫,披著厚厚的熊皮大氅,當人們問起他在古墳裡做了什麼,巨魔人隻是笑而不答。

居民們再冇有見過屍鬼於夜晚遊蕩。

……

嘉爾娜的小屋。

很破爛,房頂的茅草早已經不見蹤影,露出淒涼腐朽的梁木。鑰匙在鎖孔裡轉了轉,全鏽住了,根本打不開。

鹿正康翻牆進屋。

果然是什麼都冇有。

隻有地上的爛泥和雜草。

找了很久,在壁爐裡,發現一個小小的臟臟的布玩偶,上麵繡著一個詞——朋友。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